2020年美国居民家庭收入的平均数、中位数数据都正式公布啦!按美国商务部人口普查局发布的信息为准,美国居民家庭的2020年平均收入约为9.7万美元,中位数收入为6.75万美元,仍属于较高水平。

美国人均收入-2020年美国“人均收入”约为“人均GDP”的61%,占比为何这么高?

报告中公开的信息还显示,美国居民家庭“人口均数为2.51人”。按此推算,2020年美国居民的“人均收入为3.86万美元”,“人均中位数收入约为2.7万美元”,这个成绩不仅在主流发达国家中处于领先水平。

而且美国居民的“人均收入占人均GDP的比重”也在发达国家里排名靠前——2020年美国全社会创造的GDP超过了20.95万亿美元,按3.33亿人口计算,美国人均GDP为6.3万美元。

美国人均收入,2020年美国“人均收入”约为“人均GDP”的61%,而主流发达国家的人均收入通常只是接近人均GDP的60%,大量发展中国家的人均收入占人均GDP的比重还在40%到50%之间徘徊。

占比为何这么高?

美国人均收入-2020年美国“人均收入”约为“人均GDP”的61%,占比为何这么高?

那问题来了,为什么美国居民的人均收入在达到这么高水平的同时美国人均收入,占人均GDP的比重也能在全球主要经济体里面位居前列呢?这原因有哪些呢?接下来,南生给大家简单解读下。

通常情况下,我们将居民的收入分成四大类型,分别是:工资性收入、经营性净收入、财产性净收入、转移性净收入。其中,发展中国家的居民依然主要依赖出售劳动力获取收入,其工资性收入占比较大。

但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,其金融业发达,居民财产组合中“有相当比例的资金购买了股票、基金、黄金”等等。这种运营资本带来的收益往往比出售劳动力获得的收益更多,推高了美国居民正式收入的增长。

在今年9月份,任泽平曾撰文表示“全球劳动收入份额下降、资本收入份额上升,导致贫富差距拉大”。尤其是以美国为主的发达国家凭借其金融产业的优势,让其企业、居民获得了更多的货币收入。

换言之,发展中国家的大量普通老百姓还在依赖出卖体力赚钱,获得的收入是微薄的。而有钱人却可以“通过钱生钱”的模式,轻松地赚取更多的财富,这就导致他们的收入占GDP比重更高了。

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“转移性净收入”,这里面就包括国家提供的各种补贴。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大流行,给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多国经济、民生带来较大冲击。美国开启了规模庞大的经济刺激计划。

一方面大量增发美国,另一方面大量增发国债,并将获得的资金给受损企业、居民提供补贴,减少疫情对其造成的损失。与美国相比,不仅发展中国家无法做到这么大规模的补贴措施,就是其他发达国家也难以做到。

给予我们什么启示呢?

美国人均收入-2020年美国“人均收入”约为“人均GDP”的61%,占比为何这么高?

总之,美国居民收入占GDP比重较高,有其特殊性。这也从侧面告诉我们:需要不断地推动产业升级,不仅需要占据利润更高的行业,而且还需要均衡发展各大产业——现代化金融业不可低估,可为居民提供更多增进收益的渠道。

此外还需要注重收入的二次和三次分配制度,在提升劳动收益的同时,充分调动资本的流动性,鼓励高收入人群和企业更多地回报社会,推动居民整体收入的发展,积极向共同富裕迈进。对此,网友们认同吗?本文由【南生】整理并撰写,无授权请勿转载、抄袭!